教育其實是自省

孩子是一個敏感的接收器,他在反映你的聲音和信息。

一個好的家長,應把教育的重心由教育孩子放到教育自己上來。對於覺悟的家長來講,教育孩子只是個藉口,自我教育才是真的呢。當你把自己教育好了,孩子只是美好的你的反映,他自然會變好。

萬物需要的不是他我教育,而是自我學習和自我教育。而實質上,在人的智慧創造之中,也只有這一部分是真正有意義和起作用的。

你在孩子身上看到的問題,是你自己問題的投射。

對於一個家庭來講,你是樹根,孩子是花朵。如果花朵有問題,多半是樹根也有問題。家長們常常“看到”的孩子的問題,其實是他自己的問題在孩子身上“開花”。孩子是你的投射銀幕。

從本質上講,不存在有問題的孩子,只存在有問題的家長。

家長意味著“頭腦”,孩子代表著“心”。當生命的存在看似出現問題時,那是“頭腦”出了問題。“心”一直健康,“心”怎麼可能有問題呢?沒有你的角度、判定、認為,你眼中會有有問題的小孩嗎?誰製造出了一個有問題的小孩?你。是你創造了一些問題概念,然後投射在孩子身上。是你眼花,把一塊完美無瑕的玉看成了一塊醜陋的石頭。

如果你是一個恐懼的家長,你肯定有一個有問題的小孩。你的恐懼越大,你眼中小孩的問題就越多。

恐懼導致掌控。你越恐懼,你越傾向於去把握住某種東西,以讓你自己有安全感。掌控者是頭腦,而小孩通常都是自由的心,他們像水一樣流動,很難被掌控。這使得你越想抓住、越想駕馭、越想掌控,越抓不住,越駕馭不了,越掌控不住。

你的恐懼越多,你要求孩子就越多,因而你眼中小孩的問題也就越多。小孩是一個有問題的小孩,真是這樣嗎?沒有你的恐懼,沒有你的壓製或判斷,他真的很難教育嗎?問一問你自己。

如何才能讓一個小孩天然成長?當你成為一個完全無懼的家長時。

人們都期待自己的小孩長大以後有足夠的智慧和能力。如何才能使他呈現出“最大”的智慧和能力呢?那就是讓他按照天性成長。

放一匹小馬在遼闊的草原上自由奔放地成長,可不是件容易的事。小馬的主人需要多大的無懼的心啊!他會擔心小馬在道路上遇到這樣那樣的危險,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。他會擔心,放任小馬,它以後會怎樣,它長大會如何。你怎麼敢對你的小孩撒手?你沒有那麼大的勇氣。在一個小孩的自由形態上,可以看出一個家長無懼的心到底有多大。不是像老天一樣大膽的人,他 ​​的小孩無法享受那純然無邊的天空大地。

在一個幼小的孩子麵前,我們總是在無意識中扮演上帝。

我們知道什麼東西對他最好,我們知道什麼樣的道路對他最好。從其一生的長遠角度來看,你真的知道什麼對你的小孩最好嗎?以你的“知道”來控制你的小孩按照你的道路行走,把你認為是好的或對的東西強加給你的小孩,那簡直是挾持,你在挾持他的生命自由。

在那無明中,以愛或對他好的名義,你對你的小孩做過多少蠢事你知道嗎?當一個人在無明中時,你怎樣對待自己,你就怎樣對待他人。你用懲罰自己的方式來懲罰你的小孩,你用責備自己的方式責備他。當你還是一個有許多問題的家長時,你怎能教育出一個和你不一樣的小孩?你管得越多,他越成為你。你管得越多,他越成為你不希望他成為的那部分——成為你內心中所討厭的自己的那個形象。只有你管他越少,他才會越來越不像你,越來越發展出你生命中所沒有的新的部分。

你確定什麼樣的道路才是你的孩子該走的最好的人生道路?你是上帝嗎?如果你真的是上帝,那就像上帝一樣去做,徹底撒手讓孩子自己成長。看,那天底下的眾生——老虎、獅子、螞蟻、蜜蜂,哪一個不是它們自己在成長,上帝可沒有操控它們的人生道路哦。

要求、期望、負責,並不意味著愛。

我們衡量自己對一個人是否有愛或愛有多深,往往會看對他有沒有要求、期望或負不負責、那程度有多深。當我們對一個人要求越多、期望越高、掌控得越狠——我們越負責時,我們就越愛那個人;反之,我們就不愛他,或愛他不深。這是真的嗎?這是一個錯誤。

要求、期望或所謂的負責,僅僅是恐懼的另一種化身,另一個名字。因為我們自己有恐懼,當我們對另一個個體要求、期望或負責時,能使我們感到與對方聯結得更深、更緊,使我們自己感到安全。

教育是為了彌補安全感的,當一個人越強調教育,其背後的不安全感越大。教育似乎是一種掌控,它建立在對未來和恐懼的幻覺基礎上。一個人越恐懼就似乎越需要教育和被教育。

萬物需要的不是他我教育,而是自我學習和自我教育。而實質上,在人的智慧創造之中,也只有這一部分是真正有意義和起作用的。

心存恐懼的家長,在無意識中把孩子當成了自我安全感的“人質”。

你必須變成優秀和美好的,否則我就不安全;你必須變得有能力,否則我怎麼能夠安心?瞧,家長們在把孩子變成他們內在安全的要挾物。

當一個小孩是家庭中的“人質”時,你猜,這個小孩能否受到真正的良性教育?小孩變成了家庭內在恐懼之河上的波濤,他當然無法獲得那生命中真正需要的。當你恐懼,他能感受到恐懼,即使他很小;當你放鬆或自信,他也能感受到。小孩是一個敏感的接收器,他在反映你的聲音和信息。

一個好的家長,應把教育的重心由教育孩子放到教育自己上來。對於覺悟的家長來講,教育孩子只是個藉口,自我教育才是真的呢。當你把自己教育好了,孩子只是美好的你的反映,他自然會變好。

來檢點一下你自己。盤查你內心的恐懼,是你真正想教育出好小孩的開始。教育從某種意義上是一種治療,它治療的正是人類之心的恐懼和愚癡。來從更深的層面理解教育。

真正的愛是什麼?

我們常常會說,一個母親對於孩子的愛是全然的、百分之百的,真的嗎?當一個人內心還存有恐懼時,他對另一個人的愛就不可能是百分之百的。真正的愛是什麼?並不是你能把自己的命都給他,也不是他要什麼你都能滿足或給予。真正的愛和此無關。

真正的愛是一種無為。它沒有要求,它裡面沒有任何恐懼的陰影,它不隱藏任何掌控的企圖。它像太陽給予萬物光和熱一樣,給出本性的能量。你不期待他,不要求他和本來的自己有所不同,不試圖改造或修正他。真正的愛是完全無條件的。無論如何你都愛他,怎麼樣你都愛他,你的愛甚至和他無關。這才是真正的愛。這愛像老天對萬有的態度一樣,給予你但對你沒有要求、沒有期待,他對你無為。

如果把這個稱為真愛的標準,那麼來重新思考一下你的愛,那是不是真正的愛?

所有關係的本質都是你與自己關係。

在當代的幼兒教育中,我們非常強調親子關係,但存在一個所謂的親子關係嗎?

其實,整個生命存在中,根本就不存在一個你與他人的關係。所有關係的本質都是你與自己關係的投射。你與你念頭的關係是你與整個世界關係的母體。你所有外在的關係,都是這一關係的投射。因此,嚴格地說,像不存在其他人際關係一樣,也不存在一個親子關係;因為對一個具體的你來講,不存在一個外在的小孩,只存在一個內在的小孩。你對你內在小孩的態度,就是你與你外在小孩的關係。

如果你與你的小孩關係混亂了,如何處理好你與他的關係?處理好你和你信念的關係即可。請深入你自己的內部,理解你真正的想法,這才是解決人際關係的根本要點呢。

教育孩子,就是自省。

我們對人生問題深入探索就會發現:當你沒問題了,整個世界的問題就結束了。如果我發現世界是有問題的,那一定是我還有問題。當我不能百分之百地接納這個世界的時候,那說明我的心還沒有實現它自己的圓滿。看到世界是圓滿的,只是見證自己內在圓滿的一個結果。

如果我在孩子問題上,存在著焦慮、擔心或要求,那一定說明我的內心還深藏恐懼、狹隘的見解、自以為是、好為人師等無明之相。當我不是安守在覺知上,我問題重重。當我問題重重時,我一定正在我的念頭上生死翻滾。無論出於這樣或那樣的原因,只要我還痛苦、焦慮或擔心,就一定沒有看破生命的幻象,沒有看到存在的真相。

教育是一種自醒,是一種人類的自醒,一種你的自醒。在完成自身生命圓滿之途上,孩子及其教育是一座橋。踩著這座橋,你回到了你自己。孩子是你的投射之物,教育是你的投射手段。在實現孩子的圓滿之中,你必圓滿你自己。同樣的道理,你在圓滿自身的過程中,你的小孩也必圓滿。外在世界是內在世界的結果,內在世界給予外在世界它美好的能量。

藉著你有一個小孩和教育他,在你自己身上下工夫吧,以此來實現整個存在的圓滿。教育是一種自醒的途徑,向外勸導你的孩子,向內勸導你自己!

IMG_0144.JPG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