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_0974.JPG

孫悟空答央視記者問

記者:孫悟空老師,首先非常感謝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我的採訪!

悟空:千萬不要稱老師!“老師”這個稱謂曾經很神聖,但現在妓女見嫖客都叫“老師”,您還是換個稱謂吧,就叫我“大聖”好了。

記者:好的。大聖先生,《西遊記》開篇,說您是從仙石中迸裂而生,是真的嗎?

悟空:這是一個謊言,是無視最起碼的生物學、生理學常識而編造出來的一個謊言。您想想看,石頭再怎麼靈通,怎麼可能化為生命?……實話告訴您,我的父親叫A。

記者:A?

悟空:是的。他到現在都還沒有現身,但我知道,他一直在暗中默默地保護我、提拔我。在我沒有任何資歷的情況下,讓我擔任了弼馬溫;在我偷吃蟠桃、大鬧天庭,打碎無數文物、器物的情況下,我沒有承擔任何民事責任,只是被判了500年有期徒刑,在聞名天庭的風景區服刑,享受五星級服務,實際上是把我給保護起來。您不妨對比一下,豬八戒比我的罪輕多了,只是酒後調戲了一下嫦娥而已,卻被玉帝“打了二千錘”,從天蓬元帥這一正部級高官位置上貶為庶民,又有人暗中做手腳,修改了八戒投胎的時間節點和程序編碼,導致誤投母豬胎,慘遭一級毀容,落下終生殘疾。再對比一下沙和尚,原本是在領導核心身邊工作的捲簾大將,僅僅因為“在蟋桃會上,失手打碎了玻璃盞”,就被玉帝“打了八百,貶下界來,變得這般模樣”,“又教七日一次,將飛劍來穿”他“胸脅百餘下方回……飢寒難忍……”

記者:這簡直是慘無人道的蹂躪啊!

悟空:是啊。因為他們的父親不叫A,罪雖輕,必依法嚴懲。

記者:弼馬溫是個小官,也是照顧您嗎?

悟空:這個我當初也是理解錯誤。弼馬溫是個閒差,您知道,天上的神仙都會騰雲駕霧,就拿我來說吧,我會駕筋斗雲,一個筋斗十萬八千里。誰還騎馬?因此,交通部門根本沒有存在的必要,在天庭屬於最無聊、最被邊緣化的機構。但是,為什麼還成立這樣一個機構呢?主要是為了安排各級領導的子女、親屬,這些人大都是不學無術的傢伙,安排到這樣不干活的部門才不會犯錯,而只要不犯錯,就有理由提拔啊!這樣,一方面讓他們受鍛煉,一方面互相結交,建立權貴圈,成為既得利益集團的一份子。當初我沒有理解這種安排的深意,因此,才一氣之下,離開了。

記者:您當初高掛“齊天大聖”大旗,玉帝派遣天兵天將緝拿您的時候,他們奈何您不得,奇怪的是,後來您鬧天宮的時候,佑聖真君的佐使王靈官,只是一個站崗的中士,卻與您“斗在一處,勝敗未分”,這到底是為什麼?

悟空:這裡面有很多原因。李天王為什麼先讓巨靈神打先鋒,而後讓哪吒與我交戰呢?這種安排的用意是,通過巨靈神的失敗,襯托出哪吒的威猛,將來,李天王才好提拔自己的兒子,讓他當接班人。在這種情況下,哪個天兵天將如果表現得比哪吒厲害,就是跟李天王過不去,就是拆李天王的台啊!再說了,天庭上下,腐敗得烏煙瘴氣,幾乎所有的官職都是花錢買下來的,這些人經常吃喝嫖賭,魚肉鄉里,以撈回本錢,哪裡會有戰鬥實力?

記者:當初玉帝承認您做“齊天大聖”的時候,您是怎麼想的?

悟空:我當初以為那是一個很大的官,後來才知道,就是一拍手黨首腦,相當於政協主席,擺設而已,每逢玉帝發表重要講話的時候,就得面帶崇拜的笑容,連續不斷地拍手,手經常都腫著……奶奶的,那種苦,唉,不說了,早知道是這個,我才不當那個什麼破“齊天大聖”呢?

記者:現在的管理學教材,把分配您去看蟠桃園,當成一個經典案例,認為絕對的權力必然導致絕對的腐敗。您認為自己應該為蟠桃這一珍品的消失負責嗎?

悟空:這是天大的冤案啊!或者說,這是一個天大的陰謀:他們為什麼偏偏在蟠桃快成熟的時候,派我去看蟠桃園?為什麼要在“蟠桃園右首,起一座齊天大聖府”?這些時間節點如此巧妙,難道僅僅是巧合?

記者:您能詳細講講嗎?

悟空:OK。蟠桃總共有3600株,前面1200株,3000年一熟,人吃了成仙了道,體健身輕。中間1200株,6000年一熟,人吃了霞舉飛升,長生不老。後面1200株,9000年一熟,人吃了與天地齊壽,日月同庚。這些蟠桃被口口聲聲說成是屬於天庭全體神仙、神民的,卻只是供一小撮人享受而已。放下這點不提,我們不妨計算一下,3600株蟠桃樹,每株結果至少100個,多的好幾百,即便以最低的100個計算,總共也有360,000個蟠桃,我一天最多吃10個,全部吃完需要3.6萬天,折合98.6年,而我在那裡總共做了兩、三個月,蟠桃就沒有了!而且,我盡職盡責了很久,才想到吃桃子,即使吃,也是“三五日一次”。怎麼可能吃掉所有蟠桃呢?

記者:是啊,這是有點奇怪啊!

悟空:問題也恰恰在這裡。有人知道我會偷吃蟠桃,故意把我放在那裡,甚至把齊天大聖府也修在那裡,而且,將蟠桃的養生功能再三對我強調。這難道不蹊蹺嗎?目的很簡單,就是誘導我吃蟠桃,然後,他們可以自由自在地偷搶更多的蟠桃,而把罪責全部推到我身上。真是用心何其毒也!大腐敗分子之所以喜歡任用小腐敗分子,都是這個道理啊。都怪我,當初因為太緊張了也沒有算一下,就慌慌張張地逃了,背下這口大黑鍋。而且,這裡面還藏著一個大陰謀!

記者:什麼?

悟空:物以稀為貴。蟠桃一旦被消滅,其他養生的品種就飛漲了,就失去了競爭壓力。因此,我常常會不由自主地想到那個煉丹的老頭——老君,他的丹藥空前搶手,比“蒜你狠”、“姜你軍”、“豆你玩”、“糖高宗”、“蘋什麼”要瘋狂多了,而且,順利實現了整體上市。

記者:您三打白骨精,您師傅“再不要你做徒弟了”,甚至發下了墮“阿鼻地獄”的狠誓,您是否認為師傅對您太過分了?

悟空:我當初也是那樣想的。但現在想通了,他有難處啊,白骨精是一個草根妖精,沒有後台,而後面的妖精基本都有強大的後台,一旦這樣打下去,萬一打錯了,得罪了後台老闆,我師傅也是吃不了兜著走。難啊!他通過那種絕情的方式告訴我:凡是胡作非為、惡貫滿盈、囂張跋扈的妖,都有很深的背景,得學會妥協啊,反腐跟調控房價一樣,就是跳鋼管舞,給不明事實真相的人看的,不能動作太大啊。唉,莫大的天庭,其實就是一個黑社會:每當我的金箍棒舉起,準備行刑時,總會有各種不同的高官跳出來,高呼:“大聖留情,那是俺的人! ”,甚至連作案證據都要走,“大聖,那寶貝也是俺家的!”父親叫A的人多來去了。我常常很無語啊。

記者:您怎麼看那些妖精、妖怪?

悟空:妖精基本都有後台,妖怪基本都是草根。而且,很多妖怪根本不是妖怪,有的是因為拆遷被驅趕出來的農民,有的是因為長期食用有毒食品、轉基因食品變得面目猙獰,像妖怪了。而天庭的人每天吃特供食品,就不會變成妖怪,最多因為心術不正,妖氣太重而變成妖精。但天庭常常妖魔化那些草民,然後再以打黑除惡的名義幹掉,消除天庭的不穩定因素。
記者:很多人不理解,您的“如意金箍棒”,重13500斤,為什麼那麼多的妖精、妖怪都能用兵刃輕易擋住呢?

悟空:唉,那個重量是不實的,是龍宮統計部門給出的數據,您想想看,統計部門的數據除了日期之外有真的嗎?另外,那個所謂的“如意金箍棒”其實就是一個拉細鋼筋的模子。龍宮建設部門為了貪污建設項目資金,比照這個模板把鋼筋拉細,拉細到“上抵三十三天,下至十八層地獄”,以至於我拔下金箍棒,整個龍宮都在搖晃。吃回扣吃到對自己都那麼狠,把工程做得劣質到那個程度,我很無語啊。

記者:有一個現像我很不理解,您在遇到妖怪、妖精的時候,多次自報家門,說自己是500年前大鬧天宮的孫悟空,那些妖怪、妖精為什麼不僅不害怕,反而氣焰更囂張了呢?

悟空:是啊,這個問題也困擾我很久。取經回來後,我翻閱了過去的報紙,查到有關我大鬧天宮的報導,才明白了真相。大鬧天宮那一天的報紙是這樣報導的:花果山一自稱孫悟空的精神病人,逢人便聲稱自己是“齊天大聖”。此人經常搶奪行人財物,調戲婦女,還佔道經營,擾亂城市秩序,引起廣大天庭群眾的強烈不滿。本著人道主義考慮,天庭有關部門多次組織居委會老大媽做其思想工作,但勸阻無效。而後,城管大隊長二郎神親自前往做說服工作。沒想到,這位精神病患者竟然對人民的好城管大打出手,二郎神的細犬忍無可忍,照其腿肚子咬了一口,又扯了一跌,其他城管隊員一擁而上,將這名精神病患者送到了收容所。天庭群眾敲鑼打鼓,為城管大隊送去了鮮花和錦旗,盛讚他們是天庭人民的守護神……

記者:看了這篇報導,您當時是怎麼想的?

悟空:我靠,歷史是勝利者寫的,這話說得一點都不假啊。早知道那些妖精看到的報導是這樣的,大鬧天宮的事我連提也不提了。

記者: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請教您,您一個筋斗就十萬八千里,幾個筋斗就可以見到佛祖,把經取回來,為什麼還要長途跋涉,費那麼大周折呢?

悟空:西天取經是天庭和唐朝廷共同合作的重大文化工程項目,開出了巨額財政預算,如果我帶著U盤,翻幾個筋斗就到西天把經書拷貝下來了,這經費怎麼花完?各級官員怎麼以此名義互相請送?所以,小事必須按照大事做:成立了西天取經領導小組,我師傅任組長,我跟八戒、沙僧、白龍馬是常委,聘請了10萬8千名顧問……沒有困難,我們殫心竭慮地去尋找困難、創造困難,也要迎著困難上。天庭百姓窮得叮噹響,但天庭政府富足得滿地流油,錢怎麼也花不完,我們不得不僱人幫助花錢,有時候還開假髮票,最多的一個月,我們弄了5170張虛假髮票,套現1.42億,還是用不完啊!

記者:這樣折騰就是為了花錢啊!

悟空:是啊。不花錢自己的腰包怎麼能鼓起來呢?凡是我們要到達的地方,當地政府都重修j道路,哪怕是剛剛修好的,也好再修一次,一方面趁機拿回扣,一方面表明對取經這一重大工程項目的重視,迎合上面的想法。不僅如此,我們每到一個地方,當地的領導就攜帶家屬迎接,大擺筵席,其實,我們師傅幾個能吃多少?但他們一​​報賬就是天文數字。有的還趁機出國旅遊,一路送我們,有的從出發地開始,一路送了1萬多公里了還不肯回去,最多的時候9千多官員攜帶家屬送我們,所到之處,寸草不生啊!

記者:他們是要為出國旅遊找個名分吧?

悟空:是啊。他們彼此還互相送貴重禮品。自己買禮品留用,屬於貪污,但送給別人,叫正常業務招待。互相送,既得了錢物,也規避了風險。其實,我們很討厭這種應酬。我與那些貪官污吏握手,最多的一天,把我手上的猴毛都磨沒了,後來,我用金箍棒變了一雙手套,結果,手套也被磨光了,再變回金箍棒的時候都不好使了,以至於影響了戰鬥力。每當回憶起那些日子,我都忍不住很痛心,您說,好端端的人一說變成畜生,咋那麼快呢?

記者:……

悟空:唉,實在不願意說下去了,以後再聊吧。再會……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